新華網 正文
以現實生活之光 映照“一帶一路”電影藝術之美
2019-06-14 08:17:36 來源: 文匯報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評論
圖集


  ◆獲得2018年拉脫維亞國家電影節最佳影片獎的影片《比萊》劇照

  下圖一:《絕密突襲》劇照

  下圖二:《霧中風景》劇照

  《光影守護者》海報

  ◆《印度制造》靈感源于街頭裁縫

  經過幾年發展,“一帶一路”正成為上海國際電影節最閃亮的標簽之一。

  2015年,上海國際電影節首設“絲綢之路”影展單元,次年將其延伸為“一帶一路”影展單元,如今這已成為電影節展映板塊的常設單元,展現著千年海陸文明交融互鑒滋養下,大銀幕上的絢爛風景。去年,伴隨著“一帶一路”電影節聯盟在上海的成立,154部沿線國家地區的電影最終與上海觀眾見面。如今“一帶一路”電影文化交流日益加深,本屆電影節同樣收獲沿線國家影人的積極參與,此前共收到53個國家申報的1875部影片。而這其中,由“一帶一路”電影節聯盟各成員機構推薦的20多部影片,共同構成了今年“一帶一路”電影周的片單。而放眼整個電影節展映片單,在金爵獎主競賽單元、亞洲電影新人獎、4K修復等多個單元,都有“一帶一路”沿線電影人的活力身影。

  聚焦底層百姓,小空間里也有大視野

  對于今天的影迷而言,“小眾”“冷門”不再與邊緣、曲高和寡畫上等號,而是區別于那些商業化、套路化的工業流水線產物,成為極富生命力與創造力表達的代名詞。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電影作品,正是帶著“小眾”“冷門”的標簽,經由上海國際電影節的銀幕之光,投射進中國觀眾的心中。

  縱覽這些影片,有悲有喜,或輕松勵志,或厚重深刻;而創作者有的是載譽無數的大師名家,有的則是初涉影壇的新銳力量;其背后的土地,或有著數千年的歷史積淀,或曾在戰爭中遭受重創,正憑借民族頑強的生命力重新出發。

  不論影片來自何地出自何人之手,正如“一帶一路”電影周的主題“生活之光”,這些電影正是透過現實生活的光亮,得以映照蕓蕓眾生的千百種面孔,和我們各自深愛的民族和土地。

  無論地域風土,無論種族文化,生活之光最該照亮的,一定是那些默默無聞,卻各有故事的普通人。他們愿為理想努力掙脫命運的困境,哪怕貧窮病痛,哪怕身處逆境,依舊保有對明天的憧憬與溫情。

  只要有夢想肯實干,平民中也能誕生“英雄”。在“一帶一路”電影人的鏡頭下,這一共同信奉的格言得到生動呈現。比如“一帶一路”電影周中的印度新片《印度制造》。

  看片名,該片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此前網絡熱議的《印度合伙人》。確實從故事來看,兩者同樣是講述樂觀向上的鄉村小伙,為改變自身命運,擺脫貧窮與困頓,號召同鄉伙伴,憑借勤勞與智慧獲得成功的故事。只不過,前者主人公是通過模仿海外女性用品,造福像妻子一樣的貧苦女性。而《印度制造》中,年輕裁縫不甘于只做復制者,希望撕下制造標簽,成為服裝的設計者、美的創造者。

  《印度制造》影片靈感來自于導演夏蘭特·卡塔利亞童年在印度德里街道見過的裁縫。或許是有了現實生活的依托,卡塔利亞僅用二十天便完成了劇本初稿。而為還原童年的真實場景,影片于織布工匠的村莊實景拍攝。令“一針一線”改寫命運軌跡的勵志故事更有可信度。

  當然并不是只有喜劇、勵志故事才能照見生活之光。面對壓抑與困境,更見人性向善的偉大力量。以色列電影《我走以后》,講述的便是一位父親,在經受喪妻之痛、女兒自殺未遂后,重新審視修復父女關系的故事。故事沒有宏大的背景,一邊是失去愛人、事業不順的父親,一邊是失去母親,正值青春期的女兒,通過一段尋訪親友的旅途,展現著親情倫理、人與動物間的微妙情感,折射著以色列民族的歷史傳統在今天留下的印痕。同樣是一段旅程,愛沙尼亞影片《斯堪的納維亞的沉默》聚焦的群體更為“另類”——哥哥出獄,妹妹迎接,在旅途中傾訴過往,一如窗外掠過的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秋日風景,彼此缺席的這些年也如走馬燈般一一重現。為了緊扣題眼“沉默”二字,影片不僅采用了半默片的形式,同時以黑白影像營造個體的壓抑與掙扎。

  告別年輕人面對理想的奮斗與朝氣、成年面對家庭情感的彷徨與糾結,當年華老去,又當如何面對倒數的每一天?黎巴嫩影片《早安》給出一個輕巧卻也寓意深刻的答案——填字游戲。為了對抗阿爾茲海默癥,退伍的將軍與軍醫每天都會相約在街角的二樓,邊聊天邊填字。全片沒有更多的場景,就在一個局促的咖啡館,展開看似漫無邊際實則包羅萬象、體察社會百態的暢聊。近年來,黎巴嫩電影佳作頻現。去年上海國際電影節展映的《何以為家》頗受好評,今年在國內公映時甚至斬獲過億票房與觀眾淚水。而有意思的是,這部《早安》在黎巴嫩電影獎中,擊敗《何以為家》獲得最佳編劇獎,足見其故事講述功力之深厚。

  透過戰爭的殘酷創傷展現人性的暖色

  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與地區,有著數千年的文明積淀,也曾幾經戰火洗禮,飽受離亂苦痛。而在戰爭陰霾籠罩之下,正是人性之光沖破層層障礙直擊心靈,才能讓人們擦干眼淚,撫平傷口,帶著逝者的祝福與期待,獲得負重前行的偉大力量。

  新千年前夕,巴爾干戰火還在延續。科索沃地區遭遇恐怖主義團體侵擾。塞爾維亞今年3月新鮮上映的《絕密突襲》,以工業化的電影敘事手法,講述一支特遣小隊與恐怖分子展開的較量。大量震撼的戰斗場面令人膽寒,無辜平民遭遇強暴殺害的鏡頭更讓人痛心。同樣是關于“解救”的故事,作為本屆“金爵獎”主競賽單元的入圍影片,俄羅斯的《兄弟會》有著更真實的歷史依托。故事講述108摩托化步兵師解救將領之子、飛行員亞歷山大所歷經的種種。

  再把視線移至半世紀之前。1945年二戰宣告結束,不少人為和平到來而歡騰之時,卻有一群從集中營被救出的孩子,陷入另一重恐懼之中。波蘭電影《狼人》講述的是這樣一群孩子,在臨時避難的廢棄孤兒院中,遭遇集中營過去用于執行死刑的獵犬。在獵犬的包圍之下,困守在屋內的孩子斷水斷糧,面臨絕境。而更可怕的還不是獵犬的威脅,而是長時間受納粹迫害后,孩子們心理的扭曲異化。過去不乏表現戰爭殘酷的影片,卻鮮少有人從戰后心理創傷入手,展現其可怖之處。憑借獨到視角與深刻剖析,該片在波蘭電影節贏得最佳導演和最佳配樂獎。

  有直面戰爭恐怖的作品,就有戰爭前后普通人生活于困頓中制造點滴溫暖的故事。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,對于詩與遠方的憧憬,從來都是守護心靈、撫平創傷的良方。“金爵獎”主競賽單元的哈薩克斯坦電影《光影守護者》,講述了年輕的哈薩克斯坦士兵在二戰結束時,救下一位德國老人,得到一臺放映機與若干電影膠片。三十多年后,已是退伍老兵的他成為云游四方的鄉村電影放映員,為偏僻村莊孩子們帶來光影斑斕的同時,自己也找到了精神的棲身之所。

  再往回看,上世紀三十年代的歐洲,人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得到片刻喘息,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。在狹小簡陋公寓中長大的比萊,因為生活拮據、父母關系緊張而感到現實生活的壓抑。因而,早慧的她投入書籍和電影的懷抱,在藝術的海洋里構建出屬于自己的夢幻樂園。這部根據拉脫維亞女作家薇茲瑪·貝爾賽維卡同名自傳小說改編的《比萊》,通過特效與真人拍攝的結合,于逼仄的現實生活之中,透過少女比萊的天真眼光建構起詩意與優雅。影片也因此獲得了2018年拉脫維亞國家電影節最佳影片獎。

  相關鏈接

  在這里,看到“一帶一路”文明的交匯共融

  野梨樹(土耳其)

  官方推薦-評委主席及評委影展單元

  文學青年思南在大學畢業后回到故鄉。原本計劃成為作家,努力為自己的小說出版集資的他,卻屢屢被家庭的困境絆住腳步。眼見著嗜賭父親欠下巨額賭債,母親在電視節目中逃避現實,他感到無所適從。一如家鄉的野梨樹,面對傳統貧困的家鄉感到無所適從,在追逐理想的過程中充滿孤獨,甚至在兩者的角力中越發扭曲。作為土耳其導演努里·比格·錫蘭的最新作品,影片采用充滿哲學意味的長對白,展現人物內心的紛繁矛盾,被影迷稱為“信息量頗大”的一部作品。

  影片入圍第71屆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,獲金棕櫚獎提名。盡管無緣獎項,其還是獲得不少贊譽。有媒體評價這是一部“畫面豐富,充滿令人驚嘆的語言密度,精細雕琢的作品”。

  霧中風景(希臘)

  向大師致敬-西奧·安哲羅普洛斯單元

  12歲的烏拉和5歲的亞歷山大,偶然從母親口中得知,素未謀面的父親在德國。他們便義無反顧地踏上尋父的旅途。然而這個現實世界對于兩個孩子并不友好,旅途中嚴寒風雪與人情冷暖讓兩人一路顛沛。歷經千辛萬苦,他們來到魂牽夢繞的德國,期待與父親重逢。而他們不知道,這只是母親善意的謊言,父親是誰?他在哪?答案都一如籠罩在霧中的世界般失語。

  作為西奧·安哲羅普洛斯“沉默三部曲”的最后一部影片,《霧中風景》試圖用孩子的漫游,繼續探求生之所歸的話題。

  夢之城堡(伊朗)

  金爵獎參賽片單元

  離婚三年,賈拉爾對孩子幾乎不聞不問,可算是十足的糟糕父親,然而眼下由于妻子病逝,他不得不承擔起照顧一雙兒女的責任。溫柔的母親用“造夢”的方法安撫著孩子的情緒,幫助他們認知這個世界。父親能否承擔起同樣的使命,在踏上父子三人的旅程中帶給孩子同樣的情感寄托呢?影片獲得今年伊朗曙光旬電影節最佳劇本和最佳音樂獎。

  天堂等候處(菲律賓)

  “一帶一路”電影周單元

  花甲之年的拉桑因糖尿病并發癥去世,然而由于她生前舉止不當,不被獲準進入天堂。因此,她不得不在一個名為“天堂等候室”的地方暫居。滯留兩年之后,剛去世的前男友成了她的鄰居,兩人生前的隔閡誤解,就在這一方人間與天堂的過渡地帶,慢慢揭開。影片頗具創想地營造了一個天堂等候處的空間,聽上去頗為“超現實”的樣式,實則仍是現實主義的內核。通過“死后”的重逢,來重新審視情感、生死與家庭等話題,被看作是菲律賓老年喜劇版《下一站,天國》。

  絕密突襲(塞爾維亞)

  “一帶一路”電影周單元

  1999年,科索沃地區被阿爾巴尼亞恐怖主義團體侵犯。俄羅斯情報官員貝克·伊索夫和雇傭兵安德烈·薩塔洛夫率領一支特遣部隊,趕往科索沃機場,受命在增援部隊抵達之前,與恐怖分子展開周旋,奪回機場,并拯救被恐怖分子劫持的人質——薩塔洛夫的愛人亞斯納。超過150分鐘的時長里,通過真實影像資料與商業大片的鏡頭呈現,充分凸顯戰爭場面的驚心動魄。值得一提的是,作為2016年“金爵獎”評委會主席,塞爾維亞著名導演庫斯圖里卡也將在其中客串出演。  本報首席記者 黃啟哲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張淳
新聞評論
加載更多
一片林·一群人·40年守護
一片林·一群人·40年守護
國際油畫展“添彩”中俄博覽會
國際油畫展“添彩”中俄博覽會
國際·一周看天下
國際·一周看天下
青藏高原首次進口瓶鼻海豚
青藏高原首次進口瓶鼻海豚

?
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4620855
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